正文 1-46 村霸

                  作品:《橙红年代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怪不得王志军直没有消息,原来是被抓了,刘子光赶紧追问: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大姐扭过头看了眼旁边高大的红砖院墙,低声道:“还不是这堵墙给闹的。  .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这才注意到这堵墙,这是王家和隔壁共用的堵墙,是新砌成的,上面还没涂泥灰,高大平整,和王家的低矮黄泥墙不可同日而语,但正是由于这堵墙,王家原本长方形的院子变得更加狭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有些明白了,他问道:“怎么你们两家共用堵墙,间连个过道都不留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大姐说:“本来两家间是有条过道的,上个月隔壁老朱家盖屋,硬是把墙砌到这边,强占了俺家的宅基地,正好二弟受伤从城里回来,气不过就和他们争起来,结果动起手来打伤了人,这才被公安抓去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志军的母亲补充道:“他兄弟,俺家二孩是冤枉的,隔壁老朱家兄弟四个,都是有名的二流子,四个人打俺家二孩个,末了还倒打耙,说俺家二孩故意伤人,经官动府逮进老监,到现在没动静,可怜俺的孩子啊,胳膊上的伤还没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着就抬起袖子抹眼泪,王志军的父亲严肃地说:“老婆子,别瞎说,二孩确实动手打人了,政府绝对不会冤枉好人的,定要相信组织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母亲哭道:“谁不知道朱家老三和乡派出所的人熟,整天起喝酒耍钱,咱家二孩这回是出不来了,非得蹲老监不可,可怜他还没娶媳妇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父亲也烦躁起来,摘下老花眼镜揉着鼻梁,出沉重的声叹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大姐幽幽的说:“我和我们家那口子都是村上民办小学的代课教师,不会打架骂人,俺爹娘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,从来没和乡亲们红过脸的,姓朱的家人欺男霸女,作恶方,跋扈惯了的,要是平时俺也就忍了,偏巧这回二弟回家,正碰上他们在俺家闹事,把俺爹都推倒了,二弟才忍不住动手的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说:“志军的脾气我知道,不是逼到绝路上他是不会动手的,这朱家也太欺负人了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马和张军都不说话,拳头暗暗捏紧,恨不得这就上门把隔壁姓朱的暴揍顿,为志军出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院子里再度沉默起来,半晌,王志军的母亲抹把眼泪站起来:“该吃晌午饭了,都别走,我杀鸡给你们吃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他们赶紧站起来:“大娘,千万别忙和,随便对付点就行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便如此,王大娘还是杀了只小公鸡,炒了几个鸡蛋,还有地里现摘的青菜、辣椒、黄瓜,做了桌子菜,王大姐回家把丈夫叫来陪客,顺便拿了瓶农村人自家酿的苞谷烧酒招待客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按照农村的规矩,妇女是不能上桌的,就王大爷翁婿两人陪着刘子光他们三个吃喝,席间双方推杯换盏,刘子光再度了解了王志军的家庭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志军的父亲是镇上完小的校长,女儿和女婿都是代课老师,儿子退伍回来,留在城里做保安,自家的二亩地,全靠王大娘人耕作,家人的年收入也不过几千块,日子过得很是清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隔壁老朱家就不同了,兄弟四人都不是好东西,从小就是村里的二流子,打架斗殴偷鸡摸狗是家常便饭,不过越是这种人越是吃得开,再加上朱王庄里,姓朱的是大户,姓王的是小户,朱家四兄弟在村里便是横行无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家盖新房,把墙头砌过来强占了王家的宅基地,争抢宅基地,坟地这种事情在农村很常见,谁家的男丁多,拳头硬,谁就占便宜,农村人不喜欢经官动府,只愿意私了,般的小事,能忍也就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大爷是小学校长,也算知识分子了,打了几次电话报案,可是乡派出所根本不来人处理,相反却把朱家兄弟惹来了,跑到老王家推推搡搡,骂骂咧咧,正巧遇到回家养伤的王志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志军是当个兵的血性汉子,咽不下这口气,便和朱家兄弟打起来,他骨折的伤还没好利索,硬是以对四,把朱家四兄弟打得抱头鼠窜,这回乡派出所出警的度却是极其的迅,个小时后就来了辆警车,把王志军拘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志军被捕以后,朱家兄弟耀武扬威的回来,跑进王家破口大骂,把两只还未长成的小壳郎猪也给宰了,这才作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场架到底是在朱家院子里,还是在咱家院子里?”刘子光忽然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在咱家院子里,他们过来找事,把俺爹都打了!苯惴虼鸬。他是个戴眼镜的弱书生,瘦的好像豆芽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朱家兄弟到底有什么受伤?伤的多重?”刘子光提出第二个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打架嘛,肯定要挂彩,不过肯定不算很重,他们四个都是自己跑走的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打的时候,志军动家伙没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有,铁定没有!”姐夫斩钉截铁的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都停了筷子,仔细听刘子光和姐夫的对话,就连锅屋里正拉风箱的王大娘也停下动作,支起耳朵来听,他们都敏锐的感觉到,这位城里来的朋友,会提供些帮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后个问题,志军被拘留了多少天?拘在哪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俺找人打听了,就关在乡派出所,到今天有二十天了!苯惴虼鸬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乱弹琴!绷踝庸馀淖雷,“朱家四兄弟跑到咱家来打人,志军为了;ぜ胰瞬哦,又没动用凶器,只能算正当防卫,凭什么抓人,抓了人也要有个说法才是,要么治安拘留十五天,要么刑事拘留十四天,案子要是严重,直接转看守所,移交检察院,就这么不声不响关在派出所算什么事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他这么分析,还真是这个道理,王家家人顿时对刘子光刮目相看,这大兄弟,懂法哩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样吧,吃完饭我就去乡派出所看看,要个说法回来,经官动府咱不怕,哪怕官司打到县里,市里都没事!绷踝庸馀牧诵馗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大娘高兴地热泪盈眶,赶紧招呼女儿:“大丫,快去再杀只鸡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娘,大姐,等我们回来再杀鸡也不迟啊!绷踝庸庑ψ潘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饭后,马开车,姐夫坐在前排,带着刘子光他们去乡派出所办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派出所就在乡政府旁边,是个仿古式建筑,金黄色的琉璃瓦上,装着红蓝相间的警灯,门口挂着两块牌子,块是大河乡派出所,块是大河乡治安联防队,大铁门里面,停着两辆没有牌子的面包车和几辆沾满泥巴的摩托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把捷达停在门口,几个人下车走了进去,派出所门口竟然没有人,走进办公楼看,走廊里空荡荡的,除了厕所门是开着的,其他的屋门都是紧闭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人吗?有人吗?”刘子光喊了两声,没人答应,找到门上挂着值班室牌子的房门敲了几下,还是没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奈之下只好先上二楼,所长室的门紧闭着,里面传出如雷的鼾声,刘子光刚要敲门,忽然姐夫拉下他的袖子,指着走廊尽头:“志军就关在那里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廊尽头就是拘留室,扇坚固的防盗门紧锁着,姐夫给王志军送被褥的时候来过次,后来就再不让探视了,不过饭钱还是要交的,天二十块五,也不知道给王志军吃的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直接走过去拍打着铁门:“志军,你在里面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面传出惊喜的呼喊:“刘哥,是你么?你怎么来了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家里有事也不说声,兄弟们都想死你了,我是来捞你的,等出来了可得好好罚你几杯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说着呢,忽然所长室的门开了,个红脸大汉走了出来,手里端着不锈钢的老板杯,脸的怒色:“干什么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打量下红脸大汉的穿着,浅蓝色的警用衬衫拉在裤子外面,肩章也没挂,藏青色的警裤下面是双黑布懒汉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概是因为酣睡被惊醒,汉子脸的震怒,瞪着刘子光等人,虎视眈眈,大有个不满意就把他们拿下的意思,刘子光上上下下瞅了他几眼,问道:“你就是所长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红脸汉子被他的气势暂时镇住了,再加上刘子光的江北市口音,刚让他摸不清对方的底子,便收敛怒气答道:“我姓朱,是大河乡派出所的所长,你是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摸出包华,却根本不给所长上烟,自己叼在嘴上,马很有眼色的帮他点上,喷出股烟雾,刘子光才开口道:“我是王志军的朋友,我想问问朱所长,王志军犯了什么罪你要抓他,又为什么期羁押,该转看守所你就转,该移交检察院你就移,老关在派出所算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所长被他的态度和话语激怒了,午刚喝的烈酒又涌上了头,他激动的拿粗胖的手指点着刘子光:“你是什么东西,身份证拿出来,说不清楚就别想走了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姐夫吓坏了,刘子光居然采取这种态度来对付派出所长,这不是帮倒忙么,他赶紧悄悄去拽刘子光的袖子,暗示他冷静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不为所动,冷笑道:“朱所长,公安五条禁令你知道么?工作时间饮酒,还是穿着制服,你信不信我个电话就让你脱衣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所长倒吸口凉气,暗道这小子不简单,可能有点来头,此时从楼下上来几个穿便装的年轻人,上来就问:“门口的白色捷达是谁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马应道:“我们的车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所长下意识的扭头朝外面看去,从二楼望过去,正好能看见停在门口的捷达车,车身上遍布污泥,牌照也是很普通的私家车牌照,看不出任何有权势的特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所长的经验非常老道,凭这辆捷达车就能分析出这伙人的层次,不过是扮猪吃老虎罢了,以为几句牛逼就能吓到自己,哼哼,这回让他们不死都得退层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所长个眼神,那几位大河乡治安联防队的年轻队员便会意了,横眉冷目,摩拳擦掌要过来抓这几个胆大包天的家伙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他们错了,这回刘子光真的不是扮猪吃老虎,他已经拿着手机在通话了: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宋局,对,就是这个情况,要不你和他说说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着,刘子光笑眯眯的将手机递给朱所长,“市局老宋想和你说话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所长有些疑惑,还是接过了手机,大嗓门响起来:“我是朱刚健,你哪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话里传出宋剑锋沉稳有力的声音:“我是江北市公安局副局长宋剑锋,找你们领导说话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所长大怒:“你要是局长,我就是局长的爹!少给我装腔,小心我查到你号码,上家逮你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直接将手机丢到边,吆喝手下上去抓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马和张军的神经都绷紧了,就等刘子光声令下了,可是刘子光却温和的笑笑,很配合的拿出了身份证等待检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联防队员才不看他的身份证,直接扭住胳膊上了手铐,刘子光也不生气,笑呵呵的戴上了手铐,怜悯的眼神望着朱所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,朱所长暗道,可是思来想去也没想出哪里出了漏子,在大河乡,除了乡长就是自己了,难道还能有啥事不成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,办公室电话铃急促的响了起来,朱所长走进去看来电显示的号码,头上的汗珠就下来了,是县公安局办公室的号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我 的 书 架
                  北京体彩33选7客户端下载_山东快乐扑克3怎么玩-福彩快乐双彩怎么样 江姐托孤信曝光| 獐子岛扇贝又死了| 贵金属牛市终结| 知名教授分尸女生| 男孩跳绳1秒超7次| 长江现死亡江豚| 4000年前文字食谱| 女童眼睛被塞纸片| 2020年高考报名| 浙大女生案二审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