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7-54 谍战风云

                  作品:《橙红年代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从上车开始,就有两个彪形大汉左右夹着刘子光,自始至终言不,汽车的窗户也是封闭的,看不见外面的情况,刘子光见他们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还特意开了几句玩笑,但是车里的人都没有任何反应。(  W)W>W}.1ZW.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汽车在大街上兜了几个圈子,终于钻进了个没有挂牌的院子,然后大门迅关闭,汽车停稳,车门打开,刘子光被请了下来,四下里端详番,这是栋五十年代的苏式建筑,花岗岩结构,极其的坚固,墙上爬满藤蔓,围墙很高,树木参天,枝头隐蔽处架设着红外线警报装置和摄像头,看来这里是国安的处秘密据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个大汉从楼里出来,从同事手接过刘子光,顺手就给他戴上了铐子,动作快的令人目不暇接,刘子光没有反抗,只是惊呼道:“为什么抓我,我是受害者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方根本不理他,推搡着他往楼里走,那边夏夜也被人带下车来,但是待遇就好的多,起码没给上手铐,夏夜惊慌失措的望了这边眼,刘子光喊了嗓子:“没事!本捅煌屏私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审讯室是间位于地下两层的房间,四面墙壁都是水泥原色,铁门上有个窥视窗,刘子光被安排坐在张铁制椅子上,面前摆着长方桌,屋子的面墙上全是镜子,根据电影里得来的知识,可以猜测到镜子其实是面单向透明的玻璃,那后面肯定有不止双眼睛在盯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寂静,长时间的寂静,没人问话,没人出现,只有屋顶上的摄像头默默的注视着刘子光,对方大概是在消耗他的耐心,等他方寸乱了之后才来审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身上的钱包手机手表都被搜去了,无法掌握时间,他只觉得时间分秒过去,审讯室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,正当他沉不住气的时候,门开了,个拿着件夹的男人走了进来,在刘子光对面坐下,掏出烟盒来招呼他:“抽烟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什么要铐我?”刘子光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清楚!蹦凶幼怨俗缘闵涎,悠然自得道,似乎已经对刘子光的底细调查的清清楚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清楚,我只知道我是受害者,你们也没有向我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书,就给我戴手铐,我要找律师,我要打电话!绷踝庸馄菩谛诘暮鸬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男子不为所动,还取下眼镜慢条斯理的用麂皮绒擦着,用嘲讽的口气说:“你知道我们不是警察,这里也不是司法机关,所以这套还是收起来吧,你现在的情形很危险,现在外面有票人等着杀你,想活命的话,就配合点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心头震,国安也是警察的种,而他却自认不是警察,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但他脸上却没表露出来任何异样,依然无动于衷的说:“你说什么我不懂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会懂的!彼底叛劬的凶泳湍米偶欣肟,刘子光则陷入了沉思当,他在想是不是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,但是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保持沉默,毕竟永昌公司是秘密机构,遇到这种小事就寻求组织支援,未免显得自己太没本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镜子后面,叶组长正在仔细观察着刘子光的举动,刚才那个眼镜男子走进来说:“这家伙很硬,有定的反侦察技术,我建议给他来点真格的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叶组长拿着矿泉水瓶子盯着刘子光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情况似乎更复杂了,也许这个人真的是被卷进来的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绝不会那么巧合,这个人的手表里装有追踪器,还能个人对付四个侦察总局特工,定不是等闲之辈,现在的问题是,这个人究竟是哪方面的,是Is的人,亦或是国家安全保卫部的变节分子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他的档案显示,哪种可能性都很低……”叶组长还没说完,就大呼声不好,只手迅向腰间伸去,同时身子低伏,按响了警铃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审讯室里的那个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手铐,正抡起椅子猛砸这面玻璃幕墙,钢化玻璃在他凶悍无比的打击之下已经龟裂了,眼看就要破碎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铁门打开,两个配枪的警卫冲了进来,刘子光脚踹在铁桌子边缘上,桌子飞过去将两个警卫砸倒在地,与此同时玻璃幕墙也垮了,隔间里的情形暴露无疑,几个满脸惊愕的人正望着他,警铃大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叶组长反应最快,迅举枪射击,这是支国内很难见到的银色小型手枪,小巧玲珑精致绝顶,确是杀人的利器,叶组长没有丝毫犹豫就扣动了扳机,但是这位南京国际关系学院的射击优等生却连三枪全都打空了,然后就觉得手里空,那支小巧的sIg  p232已经到了对方的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旁的眼睛男子反应也不慢,虽然刘子光手里有枪,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扑了上来,但刘子光没给他英雄救美的机会,记大耳光就把他抽晕过去,钛合金的眼镜架也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审讯室内的警卫刚爬起来,刘子光掉转枪口砰砰两枪打在他们胸口,人当时就栽倒了再没爬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不是国安!到底是什么人!”刘子光恶狠狠地将叶组长的脖子勒住质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叶组长被他勒的直咳嗽,大声回答道:“你又是什么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枚震撼弹丢了进来,刺眼的光芒和巨大的声响让人极度不适,听力和视力都会受到严重影响,然后又是枚催泪弹丢进来,烟雾迅充斥整个地下室,几道红色激光射进来,那是枪械上的瞄准光柱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举枪就射,枪声过后,红色激光消失了,外面传来喊声:“放下武器,我们保证你的生命安全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没搭理,此时叶组长已经失去了战斗力,蹲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,刘子光索性将她放开,跳到审讯室里,从两个警卫身上取出手枪和实弹夹,以及把战术折刀,他用到将叶组长的矿泉水瓶底子割掉。又从叶组长衬衣下摆上撕下截布条浸了水塞在瓶口处,把瓶底罩在叶组长的脖子上,叶组长这才长长吸了口气,活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也拿了团湿布堵在口鼻上,用手枪戳了戳叶组长的腰肢,叶组长会意,冲外面喊道:“别开枪,我还活着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外面阵嘈杂,然后地下室的排风扇开始了运转,不大工夫催泪瓦斯大部分被排了出去,但是空气依然呛人辣眼,外面大概是来了坐镇的领导,说话很有力度:“你叫刘子光是吧,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,我们来安排,但是不要伤人,我们不是敌人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忌惮狙击手,所以藏在叶组长身后,只手揽着她的脖子,拿枪的手顶在她的腰上,两人缩在角落里,身子贴在起,就算是狙击王牌来了也无可奈何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说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刘子光低声问叶组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是国的反间谍机关,你放心,我们不会轻易把你引渡给任何方的!币蹲槌ぢ呈抢岬拇鸬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有些明白了,又问道:“你不是国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,但我们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,经常使用国安的证件,这样便于开展工作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你们是军方的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回叶组长没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恍然大悟,如果没猜错的话,叶组长他们是总参的特工,因为自己的档案是保密的,所以误抓了自己,现在继续隐瞒身份已经不可能了,于是他冲外面喊道:“你们听清楚,这是我的军官证号码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大工夫,几个没有携带武器的人走进了地下室,当先人年龄颇大,应该是个领导,他很抱歉的说:“误会了,都是自己人,我们不知道你是永昌公司的职工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提到永昌公司,刘子光才彻底放下心来,松开了勒住叶组长脖子的手,把手枪关了保险递给她,笑道:“叶组长得罪了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叶组长没好气的白了他眼,匆匆出去洗脸了,几个特工走进来,把两名昏迷的警卫和眼镜男子抬了出去,警卫穿了软质防弹衣没有生命危险,但是刘子光枪打得太准,命胸口间的神经枢群,别说是子弹的冲击力了,就是用棍子捣下人都会昏迷,眼镜男子挨得那耳光也是够狠,直接脑震荡加耳膜穿孔,估计要休病假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终于回到了阳光明媚的地面上,刘子光就看到两个穿黑色Bdu作战服的小伙子正坐在地上让卫生员包扎着胳膊上的伤口,防毒面具还丢在旁,他们是第批冲进地下室的枪手,结果在烟雾依然被刘子光击了胳膊,无功而返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到楼上会议室,双方正式自我介绍,原来叶组长他们隶属于总参二部,具体部门涉密就没提,反正是军方秘密情报机关,这起案子说起来也不算复杂,东北某邻国驻我国的情报人员突然变节,试图向南方邻居的大使馆求助,双方的特工人员在我国都展开了搏杀,本来这类案子是归国安管的,但是在小井胡同辖区内生的案件,牵扯到了朝-鲜总参侦察总局的人,所以我**方情报机关也就迅介入了,至于到底生了什么情况,依然是头雾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军方的情报也不是完全共享的,刘子光所属的永昌公司是隶属于不同的部门,涉密级别也很高,任何人都不可能通过常规档案查到他的底细,比如公安系统内的档案,就完全没有记载他的服役经历,换句话说,他的军方身份是隐形的,只有当他报出自己的军官证号码之后,别人才能通过军查到,然后通过特殊渠道联系,这才知道刘子光的真实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自家人,好在这场误会及时化解,没有闹出人命来,要不然谁的脸上都不好过,刘子光的随身物品都被送了过来,叶组长也洗了脸换了衣服上了楼,似乎象没生过什么似的坐在刘子光对面,问道:“那么到底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刘子光就竹筒倒豆子般,从火车上偶遇开始谈起,说到学校窃案,又说到夏夜家里那惊险的幕,五十毫无隐瞒的说了出来,最后总结道:“我怀疑是有人将什么东西藏在了小雪的行李,这才导致莫名其妙的追杀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叶组长和在场的特工交换下眼神,又问道:“那么,你所说的饭盒在哪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藏在个安全的地方了,家家福市的顾客储物柜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分钟后,两个饭盒被特工人员从市取来,放在了会议室的桌子上,这是两个十年代常见的铝制饭盒,盒盖上还刻着名字,大的上面刻着“温俊伟”,小点的上面刻着“薛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几个人翻来覆去的端详饭盒,也没现任何玄机,只好先让技术人员拿去分析,但对方却没有把刘子光放走的意思,只是拉着他不停地聊天,上烟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另间办公室里,特工人员不厌其烦地询问者夏夜最近几天生的事情,夏夜的身份自然清二楚,绝不会是什么间谍特务,但是她的证词却相当关键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饭盒里有什么?当然是有剩饭啊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我们那里啊,治安好得很,从来不会有小偷小摸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啊,我每天夜里都不睡觉的,小偷别想进我家的门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刘子光是我老乡,我们早就认识,不过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哦,你们千万表胡乱编排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终,审讯员无可奈何的走出门来,冲着楼梯口的叶组长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我 的 书 架
                  北京体彩33选7客户端下载_山东快乐扑克3怎么玩-福彩快乐双彩怎么样 斯坦李去世一周年| 斯坦李去世一周年| 阚清子回应被淘汰| 獐子岛扇贝又死了| 辽宁抚顺市地震| WADA想让孙杨禁赛| 天猫双11狂欢夜| 郑爽疑与张恒分手| 中国联通被约谈| 法国发生地震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