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9-54 火车艳遇

                  作品:《橙红年代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刘子光这句话是阿尔巴尼亚语说出来的,他的音很准确,语言也很流利,想必这句话至少练了几十遍,但在库克斯的手下们听来却是如此的刺耳。  .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此时轮船已经远去,悠长的汽笛似乎在讥讽这帮自大狂们,在场的四条大汉不约而同的伸手拔枪,但是刘子光出枪的度很快,事实上那把马卡洛夫直大张机头开着保险放在腋下,抽出来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动作就能开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打手们的手枪却都是子弹还没上膛,必须经过至少两三个动作才能射,别看这零点几秒钟的时间,就能要人老命,刘子光毫不犹豫的连四枪,全打在他们胳膊上,顿时四人捂着胳膊惨叫起来,四把手枪也落了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码头是个很混乱噪杂的地方,轮船的汽笛声,载重货柜车和港务机械的轰鸣声掩盖了枪声,刘子光摆枪口,用刺耳的洋泾浜阿尔巴尼亚语说:“那边,统统地进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枪口指的是旁边的集装箱,刘子光上前拉开了货柜门,逼迫他们走进去,歹徒们虽然凶悍无比,但是他们此刻也只能恶狠狠地盯着刘子光,屈辱的捂着流血的胳膊走进了集装箱,因为他们知道面前这个亚洲男人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开枪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把四个人赶进了集装箱,刘子光顺手挂上了把大锁,哗啦声锁上,捡起地上的手枪扬长而去,身后传来阵阵敲打铁皮的声音,但是码头上繁忙无比,谁又能注意到他们的呼声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个家伙用力敲打柜门无果后,纷纷拿出手机给老板拨打电话,但悲剧的是四部手机全都没有信号,他们只得不停地敲打集装箱的箱壁期待引起别人的注意,但是杜拉斯码头的自动化程度很好,工人们都是通过港口机械来吊运集装箱,谁也不会没事跑到库克斯先生租赁的储藏区去瞎踅摸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个小时过去了,两个小时过去了,当四个手臂弹的家伙已经奄奄息的时候,库克斯终于带着手下们赶到了,番寻找后,他们现了这个不断出敲击声的集装箱,打开看,库克斯的鼻子差点气歪,四名最为强悍的手下横七竖的躺在集装箱里,股血腥味扑面而来,要不是他们四个都是战场上下来的汉子,懂得些急救常识的话,恐怕会因失血过多而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库克斯揪起个人问道:“钱呢,我的钱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说,就值那个价……”打手有气无力的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库克斯将他掼在地上,愤然在码头上来回走了几圈,忽然停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此时刘子光已经来到了地拉那国际机场,通过了安检坐进了法航的候机室,等待着半个小时后飞往巴黎的班机,机场外的某个角落里,停着那辆库克斯先生名下的奔驰轿车,轿车的后备箱里还有五把手枪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库克斯虽然手眼通天,但他的影响力只限于杜拉斯的黑白两道,动用国家警察体系的能量可不是个区区黑帮头子能具备的,刘子光正是掌握了这点才大大方方的通过海关乘机飞往法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高乐国际机场,二号航站楼,刘子光身西装革履,手提公包下了飞机,脸上他戴了副金边眼镜,这副行头都是他在地拉那机场免税商店买的,这样包装起来,他看起来就像是个经常游走于欧洲各地的亚裔商务人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边走边打开了手机,连串的信息跳了出来,竟然都是赵辉的,刘子光看了看内容,找了个投币电话直接打给了赵辉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哥们,溜得挺快啊,上午还在杜拉斯呢,这会就到法国了,这回你惹大麻烦了,全欧洲的黑社会都在找你,现在你的人头价值十万欧元哩!钡缁澳嵌,赵辉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嗤之以鼻:“才十万,库克斯这小子纯粹是门缝里看人啊,还悬赏缉拿我,我没找他的麻烦就是好的,居然弄了大堆破烂给我,给他千那是看你的面子,要不然毛钱都没有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辉说:“你还不如毛钱不给呢,给他千等于当众打他的脸,人家可说了,不管你躲到哪里,这条命被他们预定了,你当心点,他们在法国很有势力的,这话不是开玩笑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问道:“这事儿生才几个小时,怎么你就知道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辉笑道:“这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不光我知道,全欧洲的犯罪组织和治安情报机关也都知道了,事实上这个信息还是法国对外安全总局的个朋友告诉我的,我建议你出机场的时候买顶帽子戴上,说不定你的照片已经人尽皆知了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耸耸肩,挂了电话,径直通关离开机场,在海关查验护照的时候,海关人员并未多看他眼就盖了入境戳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高乐机场是欧洲最繁忙的航空港之,想在这里堵截个人实在是太难了,而且在欧洲人眼里,亚洲人的长相都差不多,而且刘子光也并未前往巴黎,而是坐上了前往马赛的火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欧洲乘火车是件很有意境的事情,在这个繁忙的时代,大部分出行选择飞机或者自驾汽车,喜欢坐火车的都是些有闲阶级,比如退休老人、有钱的阔太太以及寻找灵感的艺术家们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车厢里很空,衣冠楚楚的欧洲人们坐在起闲聊着,穿着笔挺制服的列车长彬彬有礼的和旅客们打着招呼,餐车服务员将杯杯浓香的咖啡放到了旅客们面前,坐在刘子光对面的是个亚麻色头的法国女郎,从刘子光落座的时候就开始拿媚眼瞟他,当刘子光用娴熟的法语和她搭讪的时候,女郎顿时兴奋起来:“没想到日本人的法语说的这么好,不过很遗憾,我是美国人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我想我们都搞错了,我是国人!绷踝庸馕⑿ψ潘,这回用的是地道的英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叫黛米.索普,在百老汇做舞蹈演员,两个月前来法国学习舞蹈,现在想去马赛散散心,你呢?”女郎向刘子光伸出了手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叫布鲁斯.刘,国商人,刚到法国,也是去马赛散心!绷踝庸饽笞△烀孜氯淼男∈治樟宋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叫我黛米就行,为什么散心?因为失恋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因为件很不愉快的事情,帮东欧罪犯正在追杀我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黛米顿时笑的前仰后合:“没想到国人也这么幽默,听我爸爸说,国人都是些古板严肃的家伙呢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爸爸定经常和政府官员打交道,你知道,全世界的官员都是古板严肃的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在这里有说有笑,旁边戴着夹鼻眼镜看巴黎时报的老先生不快起来,于是刘子光起身道:“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,请您共进晚餐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当然,太好了!摈烀紫沧套痰恼酒鹄,随着刘子光来到餐车,两人点了两份法式晚餐,瓶廉价的红酒吃喝起来,黛米的酒量并不好,但是却很爱喝酒,半瓶下去就开始眉飞色舞起来,喋喋不休讲了许多自己失恋的往事,听的刘子光头都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火车依旧出单调的节奏,窗外已经暮色渐浓,酒醉的黛米趴在桌子上昏睡起来,列车员都用种暧昧的眼神看着刘子光,他没办法只好补了两张卧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列车很空,卧铺车厢更是没有几个人,当刘子光扛着黛米进入间卧铺隔间的时候,列车员冲他挤挤眼睛,递过来个色彩斑斓的小盒子:“先生,只收您十欧元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只好掏出零钱买下这盒昂贵的安全套,权当是给列车员的小费了,长夜漫漫,灯火昏暗,欧洲大地渐渐进入了梦乡,但是刘子光却睡不着,他在黛米身上搜索了番,没有现任何武器,只是看到了本美国护照,出生日期显示黛米今年只有十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洋马就是显老啊!绷踝庸饽鞠⒘松,忽然想到小雪也是这个年龄,思绪不禁飞回了故乡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列车长鸣着驶入了马赛火车站,黛米揉着惺忪睡眼爬起来,现和衣坐在对面的刘子光,不禁疑惑起来:“你……昨天……我们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睡着了,我只好把你送到这里来,就这样!绷踝庸饨馐偷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黛米摸摸全身上下,意识到昨夜确实没生什么故事,顿时变得冷漠起来:“谢谢先生,我想我该走了,认识您很高兴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样!绷踝庸馑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黛米出了卧铺车厢,拿了自己的行李也不和刘子光打招呼就下了火车,刘子光提着公包随着人流慢慢往前走,忽然他现出站口外有个年轻小伙子主动和黛米搭讪,然后殷勤的帮黛米提了行李,两人上了同辆出租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子光心里惦记着货船,也打了辆出租车直奔港口而去,马赛的港口有两个,新旧,旧的已经变成游艇码头,而新的位于城市西面,是欧洲第二大贸易港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亚得里亚海到地海的距离很近,那艘香港货船将会在今天午抵达马赛港卸货,然后再驶往西非沿岸,在这刻刘子光忽然明白了库克斯的如意算盘,他不但想坑自己十万美元,还想让自己替他免费当回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那第六个集装箱里装的可不是破烂,而是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我 的 书 架
                  北京体彩33选7客户端下载_山东快乐扑克3怎么玩-福彩快乐双彩怎么样 男孩跳绳1秒超7次| 浙大女生案二审| 男孩跳绳1秒超7次| 林志玲婚宴遭抵制| 天气预报冷到发紫| 英雄联盟s9总决赛| 强冷空气将到货| 创业失败30万补贴| SHOO日本出道延期| 知名教授分尸女生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