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推背图

                  作品:《墨唐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“天、望远、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师徒顿时不解的看着墨顿,这三个词每个词他们都能理解,可是加在起就头雾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顿自得笑道:“听闻袁道长师徒擅观星象,李道长更是改制浑天仪举成名,然而我等肉眼所看毕竟有限,如果用此天望远镜观测星空,二位将会发现,这漫天的星空还会隐藏着无尽的星象,而我们肉眼所看的不过是满天繁星的沧海粟而已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沧海粟!”袁天罡师徒豁然惊,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空,再看看面前手臂粗的天望远镜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顿郑重的点了点头,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人顿时倒吸口凉气,观测星空乃是钦天监最大的职责而已,也是道家的个重要的领域,如果能够借助此物,那对道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二位可以想象,只需借助此物,漫天星月犹如近在眼前,随着此天望远镜缩进,我等的视线不断触及无尽星空,犹如神游太虚,观星览月,遨游星际,是何等惬意的件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神游太虚,观星览月!崩畲痉缍偈焙粑,眼瞳增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淳风,你失态了!”袁天罡在身后提点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徒儿着相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这才清醒,低头向袁天罡赔罪,但是依旧眼神炙热的看着眼前的天望远镜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并没有为墨顿所迷惑,而是静静的看着墨顿道:“无功不受禄,墨侯送给道家如此重礼,恐怕不是赔罪这么简单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顿郑重的点了点头,道:“人的见识是有限的,然而借助墨技却能到达人类不能到达的地方,同样也能够看到人类,所未见的之神奇事物,甚至会推翻原来我们的认知,些我等坚信的事情,或许原本就是错误的,当然你也会发现另番神奇的世界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豁然明白墨顿的意思,眼前的天望远镜或许就如同热气球般,对道家来说乃是双刃剑,也许能让道家更进步,又有可能让道家彻底损失惨重,看着眼前的天望远镜二人顿时避如蛇蝎,内心阵惊悸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唾沫,颤声道:“以墨侯的意思,此物将会如同热气球般,能够探寻人所不能及之处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不能不让袁天罡师徒惊惧,热气球验证了白云之上并无神仙之说,如果此天望远镜再次推翻道家的星象之说,道家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承受如此打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顿郑重的点了点头道:“此物目前,天知、地知,你师徒知,我师徒知。如何处置,全凭贵师徒念之间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顿的话语意识很明显,如果道家想要保持现状,墨家就会将此物蒙尘,再不提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师徒心阵为难,如果道家故步自封,恐怕道家的学说将会因此止步,如果道家用此物,恐怕目前的道家星象之说定然谬误片,道家亦损失惨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墨侯可是给道家出了好大的难题!”袁天罡苦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顿微微笑道:“小子乘坐热气球等上云层,道家片哗然,试问之下,如果个热气球摆在玄都观,道家就能忍住不去乘坐,任谁登上热气球,其结果不过是样罢了,那道家是归罪了登上热气球之人,还是认为热气球不该出去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顿时滞,苦涩道:“此事是道家狭隘了,贫道代道家向墨侯道歉了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本墨顿让道家损失惨重,整个道家群情激奋,但是反过来想,在这个事情上,墨家子反而并没有犯错而受责难,道家非但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,还味的指责墨家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如今墨家子亲自登门,将这个难题亲自交到了道家的手,让道家陷入两难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墨某的心意已经送上,我师徒就此告辞!”墨顿朝着袁天罡师徒拱手道,遂带着旁的武媚娘转身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合手道:“请恕贫道恕不远送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顿转身离去,袁天罡的视线却死死地盯着跟在墨顿身后的武媚娘身上,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,袁天罡这才猛然剧烈的咳嗽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尊!”李淳风连忙上前搀扶,却突然眼神缩,发现袁天罡的口竟然溢出了鲜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摇摇头道:“为师的卦象已破,此乃反噬而已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卦象已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心凛,他常在袁天罡的身旁,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师尊的卦象是何等的精准,从未破,而今日见到了墨家子师徒面,竟然破了卦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眼神清明,静静的看着玄都观大门墨家车队离去的方向,不禁回忆起十年前的幕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初他曾经受到应国公的邀请,在武府之为其子女算命,遇到了刚刚出生的武媚娘,杨氏谎称武媚娘乃是男儿,袁天罡时不查,吐了真言道:“如果是女子,日后可为天子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今日见,他这才恍然原来当初的婴儿竟然真的是女婴,而且此刻的武媚娘竟然命格大变,他看相生,只有遇到过两次如此奇特之事,而上次正是刚才的墨家子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家师徒两代都发生如此妖孽之事,尤能不让袁天罡心悸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尊,紫微星变!”李淳风突然指着北方星空方向,惊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豁然惊,霍然抬头,只见原本明亮的紫微星今日却突然晦涩难明,紫微星动,原本清晰的天象竟然片混乱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尊,这如何是好,今日陛下亲自召见徒儿,令徒儿观测星象、推测大唐国运,如今紫薇星动,天机混沌如何推测!”李淳风颤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热气球升空,云层之上并无神仙之事,已经让道家损失惨重,李世民让道家推测国运,未尝没有考校的意思,这可关系道家的未来,若是不能让李世民满意,恐怕道家衰败定将不可避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也许这都是天意!”袁天罡将目光挪移到旁的天望远镜,苦涩道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闻言,顿时明白袁天罡的意思,不禁又期待,又敬畏看着眼前的天望远镜,诚然正如墨家子所说,作为道家之人,又岂能拒绝的了这等观星之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傅,你身体不好,还是徒儿来吧!”李淳风担忧道,推测国运乃是极为消耗心神之事,刚才袁天罡已经口吐血,显然不易再耗心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摇摇头道:“大唐国运易测,不过为师却想趁机推测墨家运势,只有你我二人联手方可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家接连出现如此匪夷所思之事,作为大唐玄学的正宗,恐怕没有比这更让他感兴趣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深吸口气,点了点头,师徒二人同走向天望远镜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袁天罡师徒从天望远镜看了第眼之后星空之后,再也挪不开视线,原本个个晦涩难明的星象,竟然个个清晰的出现在他们眼前,甚至原来观测不到的星象个个无所遁形的显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豁然豁然长叹曰:“茫茫天地,不知所止。日月循环,周而复始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接道:“自从盘古迄希夷,虎斗龙争事正奇。悟得循环真谛在,试于唐后论元机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人如同陷入顿悟般,个个谶言脱口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夜空的星空闪烁,师徒二人相互论证,很快形成篇又篇玄奥至极的预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他们二人在推测到二十篇后,却发现墨家已经和大唐的国运牢牢的纠缠在块,师徒二人对视眼,不约而同的俯首看向面前的天望远镜,继续观测星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片片谶言从他们二人口道出,二人越是推测,越是心惊,明明觉得已经洞察天机,而又仿佛有层迷雾在眼前,吸引着二人欲罢不能的推测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无城无府,无尔无我天下家,至臻大化!痹祛父Я烁砩系穆端,仰天长叹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喟然道:“人为大世界福,手执签筒拔取竹,红黄黑白不分明,东南西北尽和睦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人心顿时念头通达,李淳风喜形于色道:“人之大,红黄黑白,墨家子的根脚即将浮现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下,李淳风迫不及待的俯身观测天象,却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之,漫漫长夜已经过去,东方已经悄然泛白,群星已经渐渐隐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李淳风却并不甘心,他已经快要窥破了天机,又岂能就能甘心就此罢休,当下继续用尽心神去推测,竟然再顷刻之间,数缕头发肉眼可见的花白,显然是耗尽心力之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见状,无奈的叹息声,伸手推,推在了李淳风的后背之上,将李淳风惊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尊!”李淳风恍然惊醒,他已经快要接近了天机,这种窥测天机而不得机缘,让他抱憾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天罡看着东方渐渐发白的天空,群星渐渐隐退,摇头叹曰:“阴阳,无始无终。终者自终,始者自始,此人乃是世界之福,你我师徒又何必深究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受教道:“茫茫天数此求,世道兴衰不自由,万万千千说不尽,不如推背去归休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人共同将夜的成果整理成册,才发现足足有六十篇,李淳风躬身道:“此书已经成册,还请师尊命名!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无始无终,始就是终,终就是始,既然此书以推背结束,不若就以《推背图》为名吧!”袁天罡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淳风点头,大手挥在书页写上推背图三个字,后世道家第奇书《推背图》正式成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我 的 书 架
                  北京体彩33选7客户端下载_山东快乐扑克3怎么玩-福彩快乐双彩怎么样 孕妇推下悬崖丈夫的母亲| 为什么破冰行动看不了| 华为p30的技术| 科创企业产业基金|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学院| 德国女足点球| 四川宜宾长宁县地震灾情| 四川宜宾长宁还有地震嘛| 国务院加强的意见| 重庆为什么有震感|